临唐怀素《圣母帖》

贞元九年

我于五月捧出瘦劲的篆书

站立大唐天下

身后,几乎是整个长安,七层雁塔

向我发出召唤

不顾大旱之年,仍有结草书之人

写出遒劲而露骨的长帖

多带章草者

晚年笔下长河,一泻千里

而后急转取势,那僧侣除下绸衣

只愿与一川青山草木结庐

新来的旅人住在临江的阁楼,写小草

旧墨里有骤雨,说好

今夜来,花朵是否已抢先了一步

提着灯去看磨刀人

往上游走

琴师站在东陵江上,不语

大河失涛涛的冬日

我无法从一帖里取出雷电,又取出心香